当然了,若是这个人不是他,那也没关系,他总能想到办法破坏了就是。

此时的辞月华压根就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心里已经渐渐生出了阴暗的心理,与曾经月朗风清,心无杂念的辞宗师相去甚远,背道而驰。

青姿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而是好整以暇关注着师尊的神色变化,见他应得含糊,便微微一笑,“所以弟子现在想要得一个恩准。”

已经给自己打了一针定心针,辞月华也就没有那么无措了,只是眼中还是带上了一丝期待与担忧。

若是对方是自己,自然是好的,若是她的心真的在别人身上,他怕是也难以承受,最后还是深深看了青姿一眼,缓缓开口:“那人是谁?”

相比与辞月华的忐忑不安,青姿心里则比较安然,毕竟之前她在昏睡中已经知晓了师尊的心意。前世那么恶劣的关系都能惹动他的凡心,这一世他们之间的关系可以说好的不能再好了,没理由他还会拒绝自己。

青姿笑得如同晚春的徐风,轻柔中夹杂着温暖,甜蜜中带着香甜。

她没有说话,而是一步步走过去,用行动告诉了对方那人的身份。

直到那抹温热的柔软离开唇瓣,辞月华的脑袋还是懵的,他无意识地抿了抿唇,将那香甜的味道在唇齿间又细腻的重复了几遍。

那双黝黑的眸子如同被人点亮了烛火,登时明亮耀眼,灼得人皮肤都要洇出汗珠来。

被那双灼热的眼睛看着,青姿一时间感觉颇不自然,两颊也泛起了粉嫩的红色。

她心里兀自懊恼,自己方才是不是做的过分了?

“阿姿!”沙哑的声音从辞月华的唇畔溢出,辞月华眼神明亮,带着滚烫的温度紧紧盯着青姿。

青姿一接触到他的目光又立马避开,强忍着逃跑的欲望,梗着脖子道:“就是你想的那样的!我喜欢的人从来只有一个,那个人就是你,师尊!”

说完之后她便安安静静站着,心里暗想:“我都主动出击了,你总不能还矜持着吧!”

刚想着,就感觉自己周身一紧,自己整个人都被辞月华给紧紧抱在了怀里。

辞月华手臂紧紧箍着她的腰身,将下巴搁在她的肩膀,声音在青姿耳边一字一句:“谢谢你,谢谢你还愿意喜欢我!”

这声音带着沙哑与感动,甚至带上了一丝庆幸。

青姿听得鼻尖微酸,伸手回抱住了他,轻声道:“师尊,你想起来了是么?”

辞月华重重点头,“是,我想起来了,我什么都想起来了。都是我不好,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是我没有早点看明白自己的心意,也谢谢你一直都在等着我!”说话间,辞月华眼中划过一抹深沉的痛色。

他什么都记起来了,不仅是他的记忆,还有她的!

感觉到辞月华身体上传来的轻微颤意,青姿只能将他抱得更紧。

对于拥有了前世记忆的师尊来说,此刻的她就是失而复得,想来他现在是又惊喜又害怕吧。

她轻声开口安慰:“其实我也做的不对,是我太任性,太蠢,才会将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

辞月华摇头,他道:“不,是我没有早日发现出来你的不对劲,没有早点发现宁因的狼子野心,也没有早点去打听你的真正身世。若是我早点注意到这些,你就不会手那么多苦了!”说到这里,辞月华眼中竟带上了深深的恨意,也不知道是恨那些罪魁祸首还是恨自己的粗心大意,无所作为。

见他情绪越来越激动,青姿忍不住伸手抚了抚他的脊背,温声道:“师尊,我不怪你,真的!怪只怪那些背后作祟的小人。而且我知道师尊是爱我的。”

辞月华闻言抱着青姿的手臂紧了紧,下巴在她的耳尖蹭了蹭。

青姿微微一笑,继续开口:“师尊,你知道我昏睡的这几年都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