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伊尔的出现,让整个蛮族营地变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男人们大声呼喊着他的名字,孩子们则跟在他的身后嬉笑打闹。

将手中的长剑交给随从,博伊尔朝着部落萨满屈身行了一礼,接着坐上了首座的那把椅子。

“他就是霜石的族长?”托德小声问道。

芮契尔点点头:“是的,但同时他也是另外数个部落的首领。”

托德脸上浮现出困惑的神情。

同时身兼数个部落的族长之职,为什么不把这些部落整合为一个大部落?

托德正想询问,博伊尔使用着略显生涩的通用语问道:“芮契尔小姐,你为什么没有前往约定的地点?而是改在这里见面?”

芮契尔耸了耸肩:“我的船遇上了风暴,不得不改变见面地点。”

博伊尔移动视线,上下扫视着端坐在第四把椅子上的托德,最后将视线停留在对方变异的右臂上:“这就是那位想要前往『阴影之国』的重要人物?”

芮契尔在背后打了个手势,示意托德不要说话:“没错,你会帮我这个忙吧?”

“别那么急,让我们先来谈谈之前的约定。”博伊尔朝着芮契尔伸出手,脸色凝重:“你答应给我的东西,在哪里?”

“和船一起,沉在海底。”

“什么?!”博伊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勃然大怒:“你的意思是那些答应好的食物、武器和药品,都没了?!而你,居然空着手来见我?!”

周遭的蛮族人被博伊尔的怒气所震慑,纷纷停止说话和动作,场地的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起来。

芮契尔慵懒的调整了坐姿,脸上又浮现出托德熟悉的笑容:“没错,我两手空空而来,请求你的帮助。”

博伊尔怒极反笑:“你觉得我会同意吗?”

“我想你别无选择。”芮契尔借着火光看看指甲,又捋捋头发,笑着对博伊尔说道:“畏战、逃兵、违抗军令,再加上攻击友军。博伊尔,你已经成了整个北方联盟的通缉犯,没有任何人或者势力会帮助你,你过去的朋友和盟友,已经纷纷弃你而去。或许只有我,才是你存活的希望……”

“希望?!芮契尔!你的代名词,难道不是厄运吗?每次你找上我,准没好事发生!”博伊尔用力挥舞着手臂,看上去又怒又恨:“艾科草原那次,守望堡那次,北石要塞那次!最后获得好处的人总会是你!而我一直都在被你利用!”

芮契尔看上去对这种指责,抱持着坚决否定的态度:“博伊尔,想想吧。你想要建立南方部落中的第一个王国,我可是一直在协助你!你为了躲避北方王国的追捕,将这些支持你的部落分散安置。但是,如果没有我手下异种的情报,你以为他们能每一次都恰好躲过搜查?!”

博伊尔沉下脸,慢慢坐回了椅子。

“你说我给你带来了厄运,为何不想想十年前的自己?那时的你,不过是被抓入阿尔斯特王**中的一个无名小卒,忍受着主人的鞭打,就连明天的太阳都不知是否能够看到。而现在!看看你的身边,你已经是数个部落的首领,手下拥有了上千名战士,你把这称之为厄运?!”

博伊尔闭上眼睛,摆了摆手:“芮契尔,我说不过你,每次都是如此……”

芮契尔停顿了一会儿,轻轻握住托德的手。

后者有些讶异,因为能感觉到她手中,因为紧张而生出的微微汗渍。

“博伊尔,我希望你看在以往交情的份上,帮我这个忙。让我们在最短的时间里,赶到『阴影之国』,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蛮族首领突然打断了女子的话:“你可知道『阴影之国』意味着什么?每年都有上百人走入那片绝地,最终回来的寥寥无几。那是一段没有终点的旅程,你将遗失在无尽的迷雾之中,就连尸体都会被这个世界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