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烤上来了,周围的目光也不再盯着袁梅,袁梅这才拿着烧烤盘子里的食物,大口大口的吃起来,她今天的确有点累,办公的地方,突然从办公室到了车间,原本那些羡慕她的人,各种的冷嘲热讽也就算了,还把大活小活都交给她来做。从早上到下午几乎没有一个喘气的时间。

袁梅觉得自己可怜死了。

“杨涛,你看什么时候有时间给我买个手机吧,主要也不是我用,我爸不是快过生日了吗?我想,给他送一份礼物。”

正常人听到这话的时候,第一反应是,你爸过生日跟我有什么关系?

杨涛虽然囊中羞涩,却干笑着点了点头,“应该的应该的……”

袁梅听到这话的时候,马上就说,“那既然这样的话,你把钱给我,我自己去买吧!”

“咳……”

杨涛被呛到了,猛烈地咳嗽了起来,赶紧从卷纸上扯下一截来,擦了擦嘴,像个犯错的孩子瞅了袁梅一眼,她脸上嫌弃的表情没来得及收敛,被杨涛看在眼里,却也只会自己难过。

杨涛吞吞吐吐的,把嘴擦干净,把桌子擦干净了之后,这件事情就想这么糊弄过去。

袁梅当然很不耐烦,“怎么?你觉得我问你要东西,你不高兴了,你如果不满意的话就说出来,我又没逼你?”

这句话说的就非常讲究,她刚才明明是要东西,然后转口要钱,现在质问的时候又把钱换成了东西。

要东西跟要钱,其实性质是一样的,但是要东西却更容易说出口,看起来也更光彩。

袁梅在不要脸的这件事情上还是非常讲究的。

他以为这种是要脸的表现,强行算起来应该算是不要脸plus。

关键问人要钱还要的这么理直气壮的,最后再补一句,“我又没逼你。”

这几乎已经成为了袁梅惯用的套路,其实杨涛每一次从兜里掏钱出来买东西的时候,都非常艰难,艰难在于,他不是有钱不舍得花,而是他没钱,要把这一笔钱给变出来的话,就需要腆着脸去找周良安开口。

问周良安借了这么多次钱,周良安倒是从来都没有拒绝过,而且也非常好说话,要多少给多少。可是总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况且这次袁梅开口就是一万多,回答的慢了一点,袁梅就生气了。拿东西放东西的时候变得重手重脚,歪眉斜眼的,甩着脸子。

杨涛咽了一口口水,“梅子,你看要不然等几天,这两天手头不方便。”

袁梅阴阳怪地说,“不方便?没钱了吗?我早就知道你靠不住的。以前你对我说的那些话,什么养我什么要让我一辈子都很幸福,我为什么从来都不相信。就知道你说话跟放屁一样。”

“不是的……梅子,我以前对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内心的。”杨涛情急地解释,不过看看周围这么多吃饭的人,他也不敢太大声,要是引起了周围的人围观,就更难得下台。

“我只是最近身上没钱了。”

让一个男人承认自己没钱,其实是一件非常没面子的事情,杨涛之所以陷入这个死循环当中,绝大多数时候也是因为爱面子,把自己给害了。

如果是以前的话,听见杨涛说没钱她会转身就走,但是他知道今天是最后一锤子的买卖,所以无论如何也要从杨涛的身上剜下一坨肉来。

她冷冷地看杨涛,“没钱就去找周良安要呀!你跟他不是好兄弟吗?找他借一万多块钱怎么了?他一个秀海服装厂一年到头要挣那么多,一万多块钱,对他来说连个屁都算不上,你不是跟他称兄道弟吗?这一万多不要说借,就算他送给你,也是理所应当的。”

杨涛心里一阵憋闷,他也不是第一次听到袁梅说这种话。

比如说,“两兄弟一起出来闯,凭什么周良安当老板,你只能当个打工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