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婚取消。”

“什么!”白姝言瞪大眼睛看着锦虞,心中却乱的很。

既然知道订婚,那就说明锦虞的记忆被篡改了。

可现在说取消是几个意思?

锦虞目光凉凉的看着白姝言:“你耳朵有问题?”

“!”白姝言内心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锦虞,果然还是那个锦虞。

可明明咒术已经成了,为什么锦虞还对她这样无情冷漠?

之前他对凤微希,明明不是这样的!

白姝言满脑子都是锦虞对凤微希时温柔似水,宠溺深情的模样,越想,手指就越发紧捏在一起,瞪着的眼睛里,也不可抑制的闪烁出嫉妒和不甘。

甚至那张美丽的脸,都变得有些扭曲起来。

锦虞看了,眼底戏谑缭绕。

这表情,还真有意思。

“我很好奇。”锦虞缓缓的开口,那淡淡含笑,骄矜又优雅的模样,明明就是矜贵有修养的公子,可看在白姝言的眼里,却让她心底莫名腾起一股寒气。

只听锦虞道:“你到底是怎么成为我最爱的女人的?”

明明室内光线那般明亮。

明明温度适中,带着暖意。

可白姝言就是在一瞬间,感觉阴风吹拂而过,卷起一地阴寒之气,从她的脚底一路窜起,迅速通过脊梁骨,涌上了头顶,全身发凉发冷。

看白姝言僵硬的样子,锦虞那里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猜对了。

缓缓笑了起来,抬手看了看自己拇指上,色泽温润的白玉扳指。

一边在心中想,自己什么时候带了这么个质地罕见的玉扳指,一边说道。

“是你自己说呢,还是我帮你?”

轻飘飘的声音,清冽如春雪融化般干净剔透,动听至极。

可其中散发出的凉意,却叫人心口瞬间被冰冻。

白姝言身躯一抖,从来没有现现在这一刻,如此的不安和恐惧。

她看着对面优雅的看着自己手指,笑得优雅的男人,明明他的言语姿态,就好像是在跟人谈论天气。

可白姝言就是感觉到一股实质性的危险。

就好像她若是回答的不对,下一秒就会迎接狂风暴雨,死无葬身之地。

白姝言回过神,勉强的笑了笑,站起身道:“六爷,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想逃?”

轻飘飘的笑语,如羽毛拂过空气,缓缓飘落,让白姝言心口一跳,顿时脚下生风,根本不敢停留的迅速往外走去。

可她的速度快,锦虞的动作也不慢。

只见他随意的抬手,一道内力席卷而出,瞬间就拍飞了逃跑的白姝言,将她整个的扇到了墙上去。

“噗……”白姝言撞在墙上,落下来时,瞬间吐出一口血,不敢置信的看向缓步走过来的锦虞:“你……你竟然对我出手?!”

“打都打了,怎么还问些废话?”锦虞站定在白姝言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白姝言只觉自尊心被蹂躏了,白着脸,手指死死的抠着地面铺着的地毯,咬牙切齿的问:“为什么?”

“为什么?”锦虞轻笑:“应该是爷问你吧,爷不至于眼瞎至此,看上你这么个玩意儿。”

“说吧,你用了什么妖术,竟然敢让爷的记忆发生错乱。”

白姝言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

锦虞怎么知道!

这不可能……

“难道咒术没有成?不可能的……若是没有成,他怎么会说这些话……”

锦虞看着慌乱呢喃的白姝言,听着她前言不搭后语的话,那异于常人的思维,和绝顶聪明的智商,很快就把事情的真相拼凑的七七八八。

冷冷一笑:“果然是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