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对于莫舟来说,现在的莫聿寒,倒是像他最初认识的那个人。

眼里就只有自己的事业,一碰到工作上的事情就会全部的时间都投入在里面。

他失去记忆的这段时间就好像是恢复出厂设置,忘记掉跟时初有关记忆的这几年,全部重新开始。

即便,他努力去想做一个好父亲和好丈夫,但是却缺失的东西,会让他自然而然地做出了选择。

时初应当也是感觉出来莫聿寒变了,变得不像最开始那样了,也变得不像是她认识的那个人。

但医生也说过莫聿寒对记忆的恢复,也是看运气和缘分的。

有可能想起一部分事情,也有可能会忘记全部。

这一点时初也很清楚。

“那这样说,爹地跟妈咪,就只能这样子吗?”

念念虽然懂得不多,可是她也知道那段时间,时初是如何艰难地挺过来的。

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时初在他们面前也都没有流露出半分的痛苦。

反而总是以笑模样出现在他们面前,告诉他们,爹地会回来的,只是需要一点时间。

这样坚强的妈咪,不应该再承受这些痛苦才对。

莫舟轻轻地摸着念念的头发,他也想不出该如何安慰念念。

“念念别伤心,你爹地也只是需要一点时间,但是你也放心,他绝不可能喜欢上别的阿姨,我跟你保证。”

“那你帮我盯着爹地,有什么情况一定要跟我说,拉钩!”

念念郑重地伸出自己地小拇指,认真得让莫舟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好,拉钩,就这么说好了,你也别再想了。”

两人回到了客厅里,发现莫聿寒和时初两人并没有待在一块。

这种气氛,真的不像是和和美美的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