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计缘对三昧真火的操控算得上是比较随心了,虽然三昧真火依然一等一的危险,但至少对于计缘本人而言不算什么了。

所有妖魔都能跑,身体已经残破不堪的吞天兽却无法跑赢三昧真火之海,甚至无法及时做出反应,但计缘站在空中一甩袖,猛烈爆发的真火就自动在接近吞天兽的位置开始左右分路,绕过吞天兽才继续向远处爆发。

虎妖王一身修为当然不是等闲,即便染上的三昧真火,依然能在火海中痛苦地翻滚,凭借这强悍的妖躯和浑身妖力,硬是顶着真火想要逃离火海。

“轰……”

一座山峰被虎妖王直接踩得粉碎,无尽碎石和尘土荡起一圈圆环,而妖王借着反震力配合遁术爆发出绝快的速度,居然真的窜出的三昧真火的范围。

“啊……火,火,烧死我啦,烧死我啦……”

“轰隆隆……”

天空雷霆炸响,有妖魔施法,本就乌云密布的天野忽然“哗啦啦”地下起了大雨,无数雨点落下,还没碰到虎妖王就已经化为水汽。

“轰……”“轰……”“轰……”

妖王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一连撞碎了好几座山峰,如同一个燃烧的火人,发出痛苦的咆哮横冲直撞。

计缘对于妖王脱出真火的范围完全不担心。只是静静伫立成片三昧真火之海的中心,在这可怕的红灰色火焰环绕的中心却因此清气自升。

计缘的视线淡漠地看着在几息之间碎石裂山的虎妖王,而所有逃离的群妖群魔则骇然的看着位于火海中仙临凡尘的计缘,以及痛苦无比的妖王。

有好几个妖魔都试图施法去救虎妖王,但几乎都没有什么效果,甚至起到反效果,而且燃烧中的虎妖王冲来冲去,好几次差点碰到了其他妖魔,那短暂的一瞬间,所有面对的妖魔都感觉到死亡的靠近。

计缘视线一直关注着虎妖,负背在后的手中,左右手一手持剑身,一手握剑柄,随时都有出剑的准备,而与之相对的,在下方山野有一团痛苦咆哮的人形火焰。

计缘本以为这妖王的妖法强大,说不定能设法付出些代价抗衡或者挣脱三昧真火,那他会再补上一剑,只是现在看来,用不着动用青藤剑了。

虎妖王最后的动作,就是不顾一切地冲入了一条山野河流之中,但除了听到“噗通”一声,身体在河中滚动依然燃烧不止,痛苦更是侵入神魂好似分尸。

河水开始沸腾起来,三昧真火可阴阳转化,此时的真火以炙热为主。

“嗬啊啊啊——”

滚滚沸水中,有一头猛虎妖魂想要脱壳而出,浮到水面的时候妖魂上竟也有腾腾火焰在燃烧。

也不知道是这虎妖身上没有特别的保命之物,还是说有但没有起到效果,总之在被三昧真火彻底点燃后,不了解三昧真火特性,原本有机会抵抗一下的虎妖王反而几次助长火势,致使妖躯和妖魂都被燃烧。

冲入山谷河中之后更是使得整条河都泛起了火光,但都没有作用,又过去一会,河中的火光逐渐暗淡下来,但谁都知道这不是火被妖王灭了。

又过去一会,一头焦黑的老虎浮出了水面,顺着因为大雨山洪而水位暴涨的山谷河流,缓缓向着远方飘去。

虎妖王痛苦的过程算不得太长,但比以往被三昧真火缠上的妖魔要长得多,期间妖王在极度痛苦中尝试了各种方法想要逃命,但痛苦经受了更多,最终的结果大家也都看得一清二楚,令妖魔心中悚然。

此刻的计缘微微张口,环绕天野的三昧真火全都一道道回流,很快就再一次汇入了他的口中,天上的大雨也得以顺畅落下。

被三昧真火烧过的天空,显得如此澄清,一切妖邪气息荡然无存,雨幕划过美如琉璃,而计缘站在天空中,清气流转同雨幕相容相洽,哪怕这雨本是妖法所引,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