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枫在圣光一族的日子,一直是忐忑不安的。

因为楚枫不知道,圣光一族对他到底是何态度。

楚枫没有离开,是因为他想要圣光血脉水,尽管知道留在此地可能会有危险,可楚枫在想快速提升修为的情况下,还是选择了富贵险中求这条道路。

事实上,楚枫一路从下界走来,他一直是一个,敢于冒险之人。

不过很是不幸,楚枫这一次赌错了。

当楚枫,看到圣光云月递给他的圣光血脉水那一刻,楚枫就知道了圣光一族的态度。

因为在龙晓晓走之前,龙晓晓曾来与楚枫告别。

而龙晓晓,不仅告知了楚枫,她得到了圣光血脉水为奖励,她还将她得到的圣光血脉水给楚枫看了。

楚枫毕竟是一位界灵师,并且还是掌握着天眼的界灵师,当他看过龙晓晓的圣光血脉水后,再看到自己得到的圣光血脉水,便已经知道自己的是假的。

不仅看出是假的,当圣光云月,催促楚枫将那假的圣光血脉水饮下的时候,楚枫还猜测出,那很可能是毒药。

圣光一族的态度,是要楚枫死。

只是楚枫没有想到的是,圣光一族比他想的还要狠辣。

居然想把他当做药引,为圣光羽治病,是打算将他活活炼化成药。

但也幸亏圣光一族,有着如此狠辣的决定,因为这个决定,能救楚枫性命。

作为药引,虽然过程痛苦,可至少不会直接杀掉楚枫,这就给了楚枫逃脱的机会。

于是,楚枫便将那假的圣光血脉水吞服而下,甚至为了骗过圣光云月,更是真的炼化了其中一小部分毒药。

目的就是想要知道,那毒药炼化后,会有怎样的身体变化。

然后再运用结界之术,从体内布阵,放大毒性的变化,以此来欺瞒圣光云月。

所以楚枫的确中毒了,但楚枫中的毒却非常的轻。

那痛苦的模样,以及丑陋的外表,不过是楚枫的伪装罢了。

这就是为何楚枫,眼下能够看上去如此的精神饱满,并且轻而易举的,就擒住圣光羽的原因。

“你没有服下毒药。”

“你刚刚是装的?”

圣光羽倒也聪明,短暂的不解之后,他想到了原因。

“对,我的确是装的。”

“怎么样,我装的像不像?”

楚枫笑眯眯的调侃着圣光羽。

因为他知道,此时圣光羽的内心,必然极度郁闷,且极度崩溃的。

毕竟刚刚的圣光羽,还觉得楚枫是他的药引。

可转眼间,居然被药引锁住了命门,这换做是谁,都会有着极大的落差和不爽。

“吗的,你这混账。”

圣光羽气的咬牙切齿,不仅破口大骂,更是想要起身进行反抗。

唔——

只是他还没有站起身来,便再度露出了痛苦的神情。

是楚枫,捏住他喉咙的手掌,变得更为用力。

“圣光羽少爷,我劝你说话干净点,你现在的小命,可是在我手里呢。”

楚枫对其说道。

“楚枫,你有本事就杀了我。”

“我不妨告诉你。”

“这阵法外,不仅有云月大人守护,这阵法更是由我爷爷亲自催动。”

“我若出现三长两短,你以为你能够活着离开?”

圣光羽,倒也是有骨气的人。

明明被楚枫捏住了命门,却依旧十分嚣张。

当然,他之所以敢如此嚣张,乃是他身后有依仗。

他所依仗的,自然是他的爷爷,以及圣光一族的高手们。

“你不用拿圣光云月,还有你的爷爷吓唬我。”

“他们与你一样,都想要我楚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